院方的解释是转到 2 楼的都是病情好转的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7-19 03:58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对于死者亲属提出的“医院监管不力”“延误最佳救治时间”等问题,该工作人员表示其代表不了院方,须由院领导回复。

6月13日7点半左右,王大爷把同病室病友的被子、枕头和病员服多次扔到地上踩踏,导致与同病室病友发生肢体冲突。

之后,记者根据医院工作人员提供的联系方式,联系上了该院院长颜太琼。颜院长表示这是一起“难以防范的突发事件”,因为当时是早上换班时间,患者又是特殊群体,入院时,医院也告知了患者存在伤人或者被伤等不可预料的风险,家属表示理解并签订了责任告知书。“因此,对于监管方面,院方有一定责任,但不是主要责任。”

“6月10号左右,医院在没经过家属同意的情况下,将病人从3楼病房转到了2楼病房。后来,院方的解释是转到 2 楼的都是病情好转的。”胡女士说,但是没想到的是,病人转到2楼的病房仅仅3天,就被其他病人打了,变成了植物人,直到去世都没有醒来。

“病人被打时,他们医院的护工为什么不制止?医院有没有监管责任?”胡女士表示,院方都没有给他们一个说法,还表示医院没有责任。

王大爷被打得面部肿胀,口鼻轻微出血,护士怎么喊都喊不答应,最终全身衰竭,抢救无效死亡。

对此,记者随后来到医院行政办公区,找到了医院综合办公室一位王姓工作人员。据其介绍,王大爷最初在送入医院时,因兴奋话多、爱管闲事,反复喊人来开会等,被诊断为“阿尔茨海默病”。在住院期间,王大爷经常与病区病友发生争执且病情加重,为了避免患者受伤害,遂于6月9日转了病区。此后,王大爷仍然经常通知同病区患者开会,严重影响他人休息。

达州宣汉县一位六旬老人因为“话多”,被家属送往达州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(以下简称达职附院)治疗,被确诊为“阿尔茨海默病”。住院期间,他因多次通知同病区患者“开会”,和病友发生肢体冲突,重伤后经治疗无效死亡。事后,死者家属要求医院负“监管责任”,而院方则表示,这是“难以防范的突发事件”,院方不负主要责任。

王大爷最初在送入医院时,因兴奋话多、爱管闲事,反复喊人来开会等,被诊断为“阿尔茨海默病”。

胡女士说,王大爷被打伤后,转到医院内科治疗,5天后,经病人家属的强烈要求,才转到了达州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。不过,仅仅在达州中心医院治疗了半个月,病情还没有好转,达职附院又要求将其接回本医院继续治疗,直到12月2日晚,医院宣布王大爷经医治无效而死亡。

5日下午,记者来到位于达州市北外的达州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,在医院内科病房,死者的遗体仍在病床上,几名亲属正在这里等待他们派出的亲属代表与院方“谈判”的结果。据王大爷的侄女胡女士介绍,王大爷今年65岁,宣汉县天生镇人。今年4月,王大爷因为其“精神状态”问题,被亲属送到达州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精神科住院治疗,当时医院的诊断结果为“脑萎缩”。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,王大爷精神状态好转,在5月上旬被家属接回家。5月中旬,王大爷再次被家人送回该院住院治疗。

颜院长说,患者受伤后,院方已经尽了全力。在此期间,患者的治疗费、营养费、护工等总共花去了20余万,均由院方承担。颜院长表示,由于自己还有其他事情,具体情况向医院副院长赵小兵了解。记者通过电话联系赵副院长,在将采访意图说明后,赵副院长只表示医院在监管方面“没有多大的责任”。目前,记者经了解得知,医患双方已达成赔偿协议。

“医生在对其进行紧急处理后,及时转入医院外科。经过外科专家会诊后于当月18日转至达州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,诊断为‘缺血缺氧性脑病’‘阿尔茨海默病’‘脑萎缩’等,15天后,与家属达成协议转回本院内科。”据医院工作人员介绍,12月2日,患者因全身衰竭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“6月13日7点半的样子,患者把同病室病友的被子、枕头和病员服多次扔到地上踩踏,导致与同病室病友发生肢体冲突。”据介绍,医院护工随即到现场制止未果后呼叫护士,护士闻声赶到现场将其制止,看见王大爷面部已肿胀,口鼻轻微出血,检测生命体征平稳,但是喊不答应。